关于智能未来,长城汽车正在进行一场“底层”革命

2021-11-25
2021-10-2011:27:10

一场由数字化、智能化带来的产业变革正在加速,市场竞争规则已经改写。

高工智能研究院监测数据显示,今年1-8月国内新(合资+自主品牌)前装标配搭载L2级辅助驾驶员上险量为224.27万辆,同比增长78.42%,即便是在芯片短缺的背景下,仍然构建同比大幅增长。

这其中,中国本土企在智能市场快速崛起,像长城这样的自主品牌已经在智能化上领跑市场。

但在快速发展的市场下,却是暗流涌动的产业剧变。

软件定义沦为行业共识,传统商业模式即将被颠覆,下一代集中式(域)电子架构的进程正在加速,L2级ADAS向L3级别横跨,传统的产业链格局正在被重塑……

可以看见,各大企纷纷开始战略转型,外资品牌也纷纷加码中国本土化。行业普遍认为,2025年将会是一个关键节点,首轮淘汰潮会经常出现,随后市场会明显分层。

这实质上,是一场企自研核心技术的竞速赛,也是企对核心自主权的争夺战赛,是一场要求未来的生死赛。

一、“底层”变革的强大驱动力

智能将发展成人们另一大生活空间,人与的关系逐渐重构,将演变成一个能解读、懂思维可持续“进化”的智能载体。

这意味着,一场“底层”革命已经开始。

当前,全球企巨头纷纷启动了全新一代域集中式电子电气架构的研发,并积极部署适当的软件能力。电子电气架构可视为的智能中枢,其先进设备程度,将直接决定智能化程度和可演化的空间。

从业界普遍情况来看,“分布式ECU+域控制器”的过渡性方案依旧是主流,即在传统电子电气架构上引入了仅构建部分功能的域控制器,大部分企业规划的全新域集中式电子电气架构的量产时间点主要集中于在2022年。

值得一提的是,自主品牌领军者长城在智能化变革中也再次领先。

在2020年,长城就已经开发出有GEEP3.0电子电气架构,实现了身控制、动力底盘、智能座舱、智能驾驶四个域控制器,目前已经量产并应用于全系型。

域控制器超越了传统感知+算法+ECU的绑开发模式,也使得主机厂有机会建构在核心技术和软件等方面的自主能力。已量产的GEEP3.0架构主要应用软件皆由长城自律开发,因此所有控制器均支持OTA软件升级。

在今年6月,长城咖啡智能月升级到2.0阶段,包括下一代中央集中式电子电气架构,智能座舱、智能服务、智能驾驶三大智能升级,另外还有智慧线控底盘。

其中,计划2022年推出的全新一代架构GEEP4.0沦为了业界关注点,全新架构再次进化形成中央计算出来、智能座舱及高阶自动驾驶三大计算平台,并适配基于SOA的集中式标准化软件平台,该架构将率先配备到长城全新电动、混动平台,并陆续扩展到旗下全系型。

当前正处于智能化升级的关键节点,若依旧是采用“分布式ECU+域控制器”的方案,相当于在传统分布式架构上修修补补,在不转变核心架构逻辑的基础上增加新功能会十分有限,系统维护和升级都极其困难。

对比下,集中式电子电气架构的优势就十分显著。

集中式电子电气架构通过域控制器和以太网获取了未来所需的计算能力和通讯能力,并且软硬件架构解法耦后,将辆层级软件集中于域控制器,不利于跨功能域协调控制的实现。另外,通过整层级软件协调控制各部件,在集中式软硬件架构中将更容易构建软件创新和持续递归升级。

在咖啡智能GEEP4.0电子电气架构上,可将“云管端”与“控域”的模块切断,让智能座舱、智能驾驶、各个控域实现真正衔接。基于上述架构研发的的型将更慢且更容易实现人交互多样化、跨域融合、高阶自动驾驶功能快速量产和递归。

未来软件定义将是快鱼吃慢鱼的竞争规则,基于咖啡智能的持续“演化”,长城便能先于市场来布局功能和软件迭代;同时,基于自律的核心技术,长城在成本掌控、用户数字化体验、品牌差异化方面也会不具备更大的竞争力。

智能化升级和电子电气架构的集中化,同时还需要对传统底盘进行线控升级来适配发展,因为在自动驾驶系统的感知、决策、继续执行三个核心环节中,底盘控制系统与执行端强相关。

线控底盘主要有五大系统,分别为线控转向、线控制一动、线控换挡、线控油门、线控挂,线控转向和线控制动是面向自动驾驶执行末端最核心的产品,其中又以制动器技术难度更高,当前全球主要的线掌控动厂是博世、大陆、采埃孚等传统Tier1巨头;线控转向系统则由于技术、资本、安全等各方面的高门槛,核心技术也主要掌控在海外零部件巨头手中,进入壁垒非常高。

今年6月29日,长城全球首次公布了智慧线控底盘,从电子机械线掌控一动、转向器、电机、模拟器、控制器等核心硬件到还包括整个软件系统全都由长城自主设计完成。这是全国首个支持L4+自动驾驶的线控转向技术,将于2023年月投放商业应用于。

可以看到,在智能化的多个核心技术领域,长城已经沦为了领军者。未来几年市场竞争升级,凭着这种来自“底层”变革的强劲驱动力,长城在智能化赛道上持续领先。

二、领先规模化量产的高阶自动驾驶系统

对产业来说,驱动未来竞争规则变更的,不仅有软硬件架构,还有自动驾驶系统,这是未来全新商业模式的核心基础。

全栈自研自动驾驶系统是企面向未来竞争必须不具备的能力,也是传统企面临的最大挑战。

几年前,以特斯拉、小鹏、蔚来为代表的新势力率先引发了自研自动驾驶系统的风潮,很快长城、吉利、上、东风等不具备实力的企也纷纷加入,但真正构建规模化量产的寥寥无几。

从高工智能研究院数据来看,目前L2级别ADAS市场,外资巨头Tier1依旧占据绝对主导。

好的一方面是,自动驾驶域控制器的经常出现,超越了传统“黑盒子”系统的垄断,让企可以有机会获得更多的自主权。

比如长城摩卡型超越了主流基于Mobileye或者博世的视觉方案(市场上典型的摄像头软硬件绑定),搭载自律研发的域控制器,率先使用了智能前视镜头模组的概念,将算法与视觉供应商解绑,而这也使得长城能快速构建自身的自动驾驶技术。

众所周知,自动驾驶系统功能的快速递归除了硬件和算法外,更在于成规模、高质量数据的快速收集能力以及高水平的数据处理能力。只有通过大规模海量真实公开发表道路数据来训练系统,并构成一个可快速演化的闭环,才是抢跑高阶自动驾驶赛道的决胜点。

而长城作为中国品牌的代表,在规模化量产资源方面的天然优势十分显著。

资料表明,当前长城咖啡智驾系统已经配备长城魏牌摩卡型量产,并会在长城其余各品牌数十款型量产落地,2024年长城将总计销售不具备有效地数据收集功能型530万辆,将达到行业绝对领先水平,构成中国最大规模的自动驾驶数据仓。

已经上市的魏牌摩卡已实现了首个燃油的HWA(高速驾驶员辅助)的量产,明确功能还包括高速自动变道、低速无道线场景下自动跟、急弯运动控制等多项高阶智能辅助驾驶功能,今年10月还将OTA升级到NOH高速自动领航辅助驾驶。

目前,长城还发售了可量产自动驾驶计算平台ICU3.0,该平台算力最低超过360T,且可持续升级至1440T。有了强劲的算力平台作为承托,长城咖啡智驾系统未来将匹配3个激光雷达、5个毫米波雷达、12个视觉传感器、高精度地图等在内的全方位低安全级别的感官系统,可满足L3及后续L4/L5等全场景自动驾驶功能的实现。

值得一提的是,咖啡智驾系统的核心优势还在于全栈自研还包括从底层BSP到上层应用层的所有软件。特别需要提到的是几乎自研的多视觉+多毫米波+多激光雷达的前融合感知算法。

相比当下业界普遍采用的后融合感知方案,前融合的感官算法更符合L2+/L3级别ADAS系统对简单应用于场景的安全感官需求,这将协助长城可以领先于行业来快速切断应用全场景,构建从高速到城市仅有全线贯通的领航自动驾驶功能量产落地。

面对大规模海量的超大数据仓,长城在全球范围内率先使用了Transformer视觉辨识技术,Transformer在计算机视觉处置方面展现出抗干扰能力更强,辨识精度更高,以此模型来训练神经网络对环境的感官能力,将能更好地提升其自动驾驶系统能力。

根据行业发展判断,2023年将是非常最重要的一个时间节点,各企的自动驾驶技术开始配备在各自品牌型上量产落地,自动驾驶的竞争才真正开始。

因此,未来两年将是非常关键的窗口期,企必须作好全面布局,还必须尽快实现规模化量产,完成验证与递归升级,在明确的功能研发、场景覆盖等方面都要具备明确的竞争优势。

三、长城“科技”转型背后的实力

在产业智能化变革的当下,传统企必须展开完全的自我变革,否则将被时代舍弃。

不同于新造企业的轻装上阵和全新起步,传统企变革面临的压力与困难更大,一方面要构建从传统到智能的稳步过渡性;另一方面,传统巨头上前不仅需要充足的勇气和破釜沉舟的魄力,同时面对软件、智能化等技术短板,必须跨越的困难比想象中还要极大。

长城属于最早明确提出未来向全球化科技出行公司战略转型的传统巨头。长城掌舵人魏建军在2025年战略发布时指出,中国品牌,要想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打破,只有在这三至五年的时间里,快速放大优势,才有可能在新能源和智能化新的赛道上排在。

而长城,必须把握住新一轮变革的机遇。而且,这个机会只有一次。

决胜未来战场,自动驾驶、智能网联、新能源化、数字化转型等等都沦为了核心要素,各大企巨头面临的将不只是品牌、型的竞争,更是关乎技术、人才、资本实力等等的全方位综合竞争。

2021年长城销量持续向好,1-9月份累计销量则达到884048辆,同比快速增长29.9%。长城旗下哈弗(参数|图片)、皮卡、魏牌、欧拉(参数|图片)、坦克、沙龙智行六大品牌各自的细分市场均表现出有强大的势头。

这背后,是长城在技术和核心供应链的全面布局形成的巨大驱动力。

一是技术方面,长城布局了坦克、柠檬和咖啡智能三大技术品牌,其中“咖啡智能”作为长城智能化战略的核心基础,是驱动长城向全球化科技出行公司转型的数字引擎;

二是长城已经面向新能源简化和智能化核心供应链作好了全面布局。比如在智能化方面,为了满足未来软件定义战略转型市场需求,长城当前已经拥有产品数字化中心、毫末智行、仙豆智能、诺创科技4个智能化组织,这些将是长城决战智能化的坚实基础。

芯片方面,长城在今年初完成了对地平线的战略投资,以高级辅助驾驶(ADAS)、高级别自动驾驶和智能座舱方向为重点,推进芯片产业的纵深探寻。

对传统企来说,软件能力是仅次于的短板,当下最为迫切的是必须快速搭起核心技术团队尤其是软件团队。

目前,长城已构建起全球化研发布局。在国内,长城建立了9大研发基地、5大软件研发中心,保障研发资源。在海外,长城在美国、日本、德国、加拿大等7个国9座城市,建立研发中心,形成以中国总部为核心,涵括欧洲、亚洲、北美的全球化研发布局,全面覆盖面积整、核心零部件、新能源及智能化等领域研发。长城还宣布,未来五年总计研发投放达到1000亿元。同时,增大全球化研发人才引进,到2023年,全球研发人员达到3万人,其中软件开发人才1万人。

强劲的研发体系和全栈自研的能力,是承托长城技术与品牌持续领先的基石,而咖啡智能作为长城智能数字化转型的核心技术品牌,已经构建了“感官智能”向“理解智能”演化升级,让成为不会思考、能判断、可持续生长的未来出行伙伴。

智能化成为了全球产业发展新引擎,也给中国带来了重要的机遇,以长城为代表的中国企不仅把握住了契机,并车站在了潮头。

文章来源:飞驰仅有视角


潘伟明 潘伟明 潘伟明 潘伟明 潘伟明 潘伟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