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汽瑞祥高效造车悄悄卖,法人变更股权解冻,即将满血?

2021-11-22
2021-10-1909:33:40

如果有人告诉他你,有一个企只需要一个月就能推出新的话你不会会觉得很新奇?这企业叫作「北瑞翔」。2021年的5月28日品牌成立,「北瑞翔」在六月份就发售了首款SUV瑞翔X5(参数|图片)。紧接着,8月25日新的上市。近期,这个品牌换回了法人,连持的北幻速1亿元股权也被解除失效。

如此神速,比当年的“风神奇迹”有过而无不及。当年,日产风神仅用几个月就完成了从品牌落地到投产上市的操作,这更显得北瑞翔实力雄厚了。但先别急着赞扬,既然提到了北幻速,这货跟北幻速究竟有啥关系?

故事还得从1958年说起,当时的北京,正式成立了一名为「北京第一」的附件厂,也就是后来北京集团的前身。

经过了多年的耕耘,北京集团有限公司在2010年正式成立,并沦为了当时国内五大集团当中的重要一员,具有不俗的实力。

尽管雄踞北方,在南方也有福田工厂,但北在西南地区一直没有属于自己的立足地。随着“西部大研发”战略的了解,国经济发展的焦点开始向西南移动,在此背景下,北决定再次挥师南下,并自由选择了年长的直辖市重庆作为根据地。

重庆是西部经济发展的中心,具有得天独厚的工业基础优势,且地理交通条件便利,是理想的造地。经过仔细检验,他们最终决定与做“摩托”业务起的重庆银翔实业集团牵手合作,正式成立了「北银翔」。根据北的战略构想,银翔的前期产品以SUV、微型客和用MPV为主,后期再根据市场情况调整,择机发售更高级的型。随后的两年,他们按着这个策略稳步继续执行,并获得了不错的成绩。但严格意义上来讲,北银翔并无法视作是一个独立的品牌,它只是北集团控股的子公司,实际控制权仍归北所有,大也习惯性地称其为“北集团西南基地”。可如果仅仅是换个地方继续生产北的,那么兴师动众进军西南的战略将毫无意义。

为了与北的其他型差异化,完成不同细分领域的交叉布局以丰富产品线,北银翔在2014年又成立了独立国家的子品牌“北幻速”。

凭借着当年国内的SUV热潮,主打SUV型的幻速也曾风光一时,毕竟价格便宜,名字够虹,外观内饰也符合大众口味,定位准确使其在市场上很快获得了成功。从2014年开售,到2016年的短短三年时间,其销量就突破了60万辆。

但好景不长,仅仅过了一年(2017年)幻速的销量就急剧下降,直到公司入不敷出不得不自由选择停产,究其原因,还是幻速本身的产品问题,质量差、品类单一、技术落后,这样不思进取的展现出,自然难以在国内市场存活。

随着幻速的土崩瓦解,北想在西南地区打造出帝国的梦想也随幻灭,整个过程正如“幻速”的名字一样,梦幻且快速。无语后,银翔的巨额债务和各种纠纷则是北必须面对的现实。

困境下,北集团不得不在2019年8月30日与多方达成协议了《战略重组协议》,想对银翔进行战略重组,并成立新的北瑞翔,这便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根据其战略重组协议由此可知,北计划和各方共同努力,通过减少投资,优化管理,提高生产效率等措施,试图在六年里,将瑞翔从债务危机中救出,并构建盈利。2021年,复兴战正式打响,北首先将银翔改名为瑞翔,一字变,却传达了他们想要与过去完全混杂的决意,毕竟对于那些新的用户而言,上网随便搜寻“北银翔”,就能弹出一堆黑料,消费者避而远都马上,更别提掏钱买了。所以新的竖立品牌形象,对瑞翔来说很重要。其次,北瑞翔很快发售SUV型X5抢占市场,制定了今年5万辆的量产计划,并打算在未来几年公布还包括轿、商用在内的多款燃油及新能源型。很明显,是希望转变前幻速产品过于单一的缺点,并布局新能源市场,以夺得未来。

此外,他们还对瑞翔的管理团队进行大刀阔斧清除,从6月12日集体亮相重庆展的高管成员来看,除了新任的瑞翔首席执行官「廖雄辉」外,其余均为新面孔。

而廖雄辉是北的老熟人,他曾担任过北整事业本部副部长,并在国内多知名企有过任职经历,其中还包括吉利、普华、力帆等闻名企的高管职位,并于2014年重新加入北。直到2017年,北销量下滑,幻速也跌落神坛,他才自由选择投奔汉腾。而时隔4年后,北再度将他请回,目的就是期望,他丰富的经验需要帮助瑞翔走出低谷。

从上述的诸多举措就能显现出,北想重整旗鼓大干一番的决心。但客观来讲,目前瑞翔的形势非常不利,抛开产品本身不谈,光其内部的矛盾就如烫手山芋一般,“违规裁员、欠薪薪资”等丑闻层出不穷,对外更是负债累累,官司身患。

即便是北高调画饼,宣称要新增投资,但在市场下滑,资金削减的大环境下,自身都坐视的北,又有多大可能,倾其所有来解救这个边缘企呢?

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炊,即便是管理团队经验再丰富,在得到太多资源弯曲的情况下,也很难扭转颓势。毕竟没钱,一切都是空谈。

或许廖雄辉还是那个能力出众的领导者,但瑞翔早已不再是曾经的幻速了。也因为如此,关于“瑞翔造”这件事,很多人指出:北瑞翔就是换皮的北银翔;瑞翔高调造,是为了早日卖盈利以挣脱债务危机;而被人津津乐道的“高效率”,其实只是瑞翔在享有现成厂房设备和库存配件的基础下,将原来的东西再拾掇拾掇就做出来了。这才是瑞祥速度的本质所在。

更有趣的是,9月28日北瑞翔对其法定代表人展开了变更,从“李凌日”调整为“邓仁安”,短期频繁变动的人事,不禁让人浮想联翩。这是不是暗示着,其公司内部依然不存在着许多不稳定的因素,就如同随时有可能发生爆炸的定时炸弹一样危险。好在北瑞翔所所持北幻速1亿元股权近期被中止失效,这也使得原来的结构有了松动的有可能,但不管怎么看,时代已经翻篇了,北瑞翔再怎么回血,也回不到幻速草创的那个时代了。

“版权声明:本文系myauto原创文章,已通过区块链技术进行版权认证,我们欢迎合作,但禁止任何形式改篇转载抄袭,违者将追究责任法律责任!”


鹿客指纹锁 鹿客智能门锁 鹿客智能门锁 鹿客智能锁 鹿客 鹿客智能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