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虎养车,需要新故事-36氪

2022-06-24

当市转好,特别是新能源浪潮席卷全球,服务市场也成为各路资本争抢的赛道。于是,途虎养,正式向港股上市发动了冲击。

在这个看起来很美的市场中,前有4S店体系尾大不掉,后有街边慢修店标准化难做,途虎养借飞轮效应快速崛起。现在的问题是,它如何突破运营阈值,构建持续增长,以及稳定盈利和健康的现金流?

完美市场?

服务,在中国看起来几乎是一个极致的市场。

截至2021年底,中国乘用保有量超过2.62亿辆,沦为全球最大市场。不过,2020年中国人均乘用保有量仅为千人171辆,远低于欧美等地的平均水平。从销售来看,中国市场已连续10年夺得世界新的销量第一,未来仍然有非常大的快速增长空间。

与直接相关的服务市场,2020年的市场规模达到10268亿元,2016年-2020年的年均填充增长率超过12%。

一般而言,乘用龄越过6年的临界点,服务开支便开始显著减少。数据表明,2020年中国乘用的平均值龄为5.6年,预计到2025年能达到7.6年。

所以,服务市场正处于愈演愈烈前夜,行业预计未来几年将保持高速发展状态。

同时,中国市场的一个特殊性,要求了主对服务的付费意愿。中国大部分乘用集中在城市,库受限,造成服务中的“DIY模式”(自助服务)难以积极开展,取而代的是“DIFM模式”(为我服务)。

中国服务市场虽然空间极大,但两头都较强。

其头部空间,仍然被各大品牌的4S店体系占有,它们有着天然的客群优势和技术基础,但往往在服务和价格上备受诟病。

集中在各类城市的路边小店,虽然能解决问题,但兼容性、专业性、服务意识又差强人意。

于是,处于中间地带、结合了互联网的IAM模式应运而生。它通过链接上游供应商和下游门店,居多提供服务。途虎饲,正是这个市场的老大。

但是,这种“看起来很美”的市场状态,只是停留于PPT中,在线下前进的工程中,仍然面对相当强劲的挑战。

烧钱模式

十几年前,“码农”陈敏离开了惠普研发中心重新加入一险直销公司,阴差阳错进入后市场。2011年,他创立途虎养网,以轮胎为切入点进入服务市场。5年后,公司从线上往线下拓展,开设途虎工场店,并建立线上线下一体化商业模式。

截止2021年9月30日,公司旗下旗舰应用程序途虎养APP和PC末端网站享有7280万注册用户;截至2021年9月30日的最近1年,公司拥有1390万交易用户,同比快速增长35.6%。

同期,公司门店网络还包括202自营途虎工厂店和3167加盟途虎工场店(由1538名加盟商管理),另外还有33223合作门店,覆盖大部分地级市。

根据灼识咨询报告,以2020年的收入和截至2020年12月31日运营的服务门店数量计算出来,途虎饲是中国最大的独立国家服务平台;另外,以2020年的销量计算,公司也是中国仅次于的轮胎和机油零售商。

其兴起过程,必不可少一级市场的支持。创办至今,途虎养的融资从种子轮、A轮一直到F轮,光E轮就融了4次、F轮融了3次,腾讯、愉悦资本、红杉资本、方源资本等机构参予其中,一共运送了近百亿元子弹。

目前,腾讯持股19.41%,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创始人陈敏股权11.76%,虽然是第二大股东,但通过AB股的形式掌控了公司的投票权。

机构下注后,乃是中国互联网最少见的烧钱模式。途虎养通过补贴,很快坐稳了独立国家服务市场大哥的宝座。

2019年、2020年及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收益分别为70.40亿元、87.53亿元、84.42亿元,期内亏损分别为34.28亿元、39.28亿元、44.35亿元。即便去除股份支付开支、可切换可归还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及可转换可归还优先股买入亏损,公司同期亏损额分别为10.36亿元、9.71亿元、9.02亿元。

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性现金流分别为-2.52亿元、3.31亿元、-4.55亿元。

快速增长难续

近几年,在新的经济领域,飞轮效应越来越多地从理论进入实践中阶段。

为了使静止的飞轮转动起来,一开始你必须施展相当大的力气。飞轮的速度一旦起来,先前就显得精彩。

最典型的案例便是瑞幸。公司通过烧钱在咖啡行业立足,启动飞轮。后来,即便遭遇财务不实、管理层清洗等重大磨难,只需少量投放,便可以推展公司平稳运营,甚至还有了平稳盈利和新的上市的想。

途虎养也在IPO招股书中明确指出,飞轮效应在公司崛起及先前发展中的运用。

公司通过前期的投入,在一片荒芜的中国服务市场中横空出世,后期可以更容易地维持现有的市场领先地位。

但是,在飞轮效应中,飞轮达到高转速后,要想要继续提升扭矩,则难于登天。这便是飞轮的阈值。

近年,途虎饲保持了较高的业务拓展速度,工场店2019年、2020年、2021年前三季度分别净增611、1065、881,增长速度已经开始下滑。

2019年底、2020年底、2021年三季度末,公司旗下工场店分别有1423、2488、3369,合作门店增量不详,对比公司营业收入可以发现,途虎养门店的店效出现了较为严重的下降。

到现在这个阶段,途虎养想在飞轮效应的指导下继续保持增长,突破阈值,其难度远不如攫取盈利和稳定现金流。

在IPO招股书中,途虎饲点明了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除了现有业务之后扩大规模、提升服务的能力和范围等,它还打算押注技术和专业服务赛道。

自动驾驶和新能源等专业服务,是途虎养为港股上市准备的新故事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ID:banmaxiaofei),作者:任建新,36氪经许可公布。